2016年1月6日星期三

白茶花~不要站在我的墓前為我哭泣





不要站在我的墓前為我哭泣。

我不在那裡,我不曾睡去。

我是萬千呼嘯的風,

飛過白雪皚皚的諾森德。


我是柔和細膩的雨,

灑在西部荒野的金色稻田。

我是清幽安靜的晨,

瀰漫在綠色茂盛的荊棘谷。


我是威武雄壯的鼓,

踏過無限草原的納格蘭。

我是溫暖閃耀的星,

照耀達鈉蘇斯的靜寂長眠。


我是歌唱的鳥,

我存在於一切美好。

不要站在我的墓前為我哭泣,

我不在那裡,我從未離去…

















今天是草父親的生忌 ( 農曆 ),
他離開不經不覺兩年了。
所以這篇是一個悼念。

其實想分享一些有關生與死的感受或文章,
已經想了很久很久,
但顧及這種題材令人不安,
所以遲遲也不敢。

在這裡要多謝兩位朋友,
她們是Aiinsky 和 Jenny 
妳們都比我勇敢!

以上這首詩在網絡或書本中,
都有幾個不同的版本,
但自己總喜歡這個多點點。

最後要謝謝你們的包容。

其實攝影白茶的時候草是愉悅的,
不要因為章節的題材影響了啊!